是否正当防守?男子表白女生被拒,进家骚扰被


更新时间:2019-01-25

  专家:正当防卫是否适用仍要按照详细情况断定

  中国政法大学阮齐林教养表现,从于欢案跟昆山反杀案来看,合法防守的法律实用要比以前更勇敢,但具体个案仍要依照详细情形做判断。

  男子表白女生被拒,屡次进家骚扰被反杀,是否属于正当防卫?

  而逝世者王磊的父亲目前仍在黑龙江老家,他表示信赖法律能有一个公平公正的裁决。

  有媒体援引一份印有涞源县邓庄村村委会印章的证明文件中提到,“王磊此前经常带刀在村中游荡”。邓庄村村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

  根据涞源县公安局《起诉看法书》,2018年7月11日23时许,王磊手持甩棍、生果刀,翻墙进入小月家,与小月及其父母产生肢体抵触。抵牾期间,王磊应用甩棍、水果刀伤人,导致小月腹部、小月母亲赵印芝手部、小月父亲王新元胸腹部腿部及双臂受伤。小月用家中菜刀的菜刀背,击打王磊背部;王新元利用木棍、铁锹击打王磊,并用菜刀劈砍王磊头颈部;王磊倒地不动后,赵印芝用菜刀劈砍王磊头颈部。王磊颈部受伤重大最终死亡。经保定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,王磊合乎颅脑损害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。案发后,因涉嫌成心杀人罪,小月父母被羁押在看管所,小月被刑事拘留收禁后取保候审。

  “一次次来上人家骚扰,闹得人家家里不安生,把人家一个好好的家破坏了。”

  辩解律师:公安局说法与实际情况不符

  “他尽黑夜来。来过好几回,他欺侮人欺负得太厉害。怎么能上人家家来骚扰来呢,(王新元一家)都是老实人。”

  村委会证实:死者此前时常带刀在村中浪荡

  赵印芝的辩护律师、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律师赵鹏称,他已于1月17日向检察机关提交父母及女儿三人均应作出不起诉、立即释放的法律见解书等申请材料。赵鹏律师认为,涞源县公安局所谓“赵印芝对伤害别人行动持放任立场”的说法与实际情况不符。

  涞源县公安局:其行为主观上对本人伤害别人身材的行为持放任态度

  女生被刑拘后取保候审

  涞源县公民检察院倡导对女生母亲变更逼迫措施,未被涞源县公安局采取

  涞源县人民检察院向涞源县公安局发出的《对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变更强制措施提议书》中称,赵印芝主观上没有杀人的故意,客观上造成王磊的死亡是属于刑法划定的正当防卫性质。小月一家长期遭受不法损害,一家人无奈畸形生发生涯,提议对赵印芝变革强迫办法。但该倡议未被涞源县公安局采用。

  记者 李行健​​​​

  女生父母涉嫌故意杀人罪被羁押在看守所

  阮齐林:“从前说防卫方导致不法侵害方死亡了,从前就可能看那边是死了人了,过程又去世无对证,考虑到这个情况有的时候就采用比较保守的态度。过去就有说法,正当防卫的条款几乎就是一个僵尸条款。法律有规定,然而用的不久、用的很守旧。明明有防卫的情节,他说不防卫的情节,比喻于欢案。明明是正当防卫,没有过当的,他也说是过当。有的人都提出批评。后来发生了转折,就是于欢案和昆山反杀案。最高国民检察院发了四个引导案例,都是强调准确控制正当防守的适用问题。至于个案是不是具备防卫的前提,以及有不过当。这往往要个案看,不能一律而论。当初的趋势来说,正当防卫把持的标准要比以前对防卫人有利一点,法律的适用比以前更英勇一点。”

  保定市政法工作系统相关负责人表示,目前案件正处于审查起诉阶段,“当初市县两级公安跟检查局部正在依法办案,都在审查起诉阶段,依法处置吧。”

  目前,小月正在踊跃配合公安机关的侦查工作,同时小月在本地打工的哥哥也已经回到邓庄村家中。小月:“我最后悔的就是,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意识这个人,由于我,我的父母遭遇了本不应当让他们承受的这些伤害,甚至我的父母始终在照管所被羁押,现在已经半年多了。”

  涞源县公安局在对涞源人民检察院的回复中则强调了赵印芝“追砍”的行为,并用了“放任”一词。回复中提到,“王磊受伤倒地后,赵印芝在未确认王磊是否死亡的情况下,持菜刀持续数刀砍王磊颈部,主观上对自己伤害他人身体的行为持放任态度,具备伤害的故意,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,另案发时其手段较为残酷,不计结果,这说明赵印芝长期受到受害人滋扰、心中充满仇恨,家庭突遭变故是否会心生报复社会之心无奈打消,因此无法保障其脱离羁押后不致于发生社会危害性。”

  赵鹏:“对他母亲后续砍刀的行为。也不是本案是否适用正当防卫的关键点,因为他们一家的防卫行为是一个整体,不能独自割裂来看。首先赵印芝后续的行为,她一直定王磊倒地之后是否已经死亡,这点没措施确定,第二,(王磊)一旦再起身,一旦拿刀。三个人很有可能拼不过王磊一个人(个子那么高,一米八大个)。他们一家又是两个妇女,王新元还有残疾,再起来也未必能制服王磊。另外,王新元也告诉赵英芝说,别砍了,已经死了。当赵印芝听到这个情况之后,也就即时停止了防卫行为。所以赵印芝后续砍的行为,是在全体防卫进程中的一部分。不能单独(认定为),你之前的侵害举动已经结束了、或者说我的防卫行为已经结束了,而我又连续砍的行为。”

  王小月(化名)家位于河北省涞源县乌龙沟乡邓家庄村,据她描述,去年7月11日晚王磊持刀翻墙闯入家中,捅伤小月及其父母后,小月一家三口动员还击,王磊在混乱中身亡。

  最高人民检察院于去年12月19日印发了一批领导性案例,波及的四个案例均为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的案件,社会普遍关注的“昆山反杀案”即于海明正当防卫案入选其中。

 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:近日,河北涞源一男子表白女学生被拒后,多次进家骚扰被“反杀”一事,引发广泛关注。涞源县检察院工作人员表示,案件正在保定市检察院审查,争议要点在于是否属于正当防卫。他还表示,诚然“反杀案”频频被提到,最高法也发布了一批指导性案例,但本案存在特殊性——女学生母亲在男子倒地后,仍有劈砍行为。这也成为案件究竟是“正当防卫”还是“防卫过当”的一大争议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