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业级教练张彤 想当C级讲师


更新时间:2019-01-27

  随时承受巨大压力

  和志趣相投的人共事

  培训班里前国脚扎堆

  完成所有职业级课程的学习及考核,张彤用了3个月的时间,除了技战术在内的足球专业课程外,还须要进行媒体、俱乐部管理经营、体能、营养、心理等和职业足球相关的全方位常识储备。2019年,张彤和同期学员们还将完成最后一项“规定动作”——到中超球队进行实地学习。

  开班第一课讲师说的一席话便让张彤感触到了巨大的压力,“在职业级学习的过程中会尽可能地给你们施压,感受将来你在岗位上可能面临的所有挑战。”

  培训班的讲师只管会提前审核学员们所有的资质,然而进入学习状态中,所有人都是等同的。“咱们的讲师说,有好的活动阅历对咱们本人来说是好事、是最大的帮助,但是对于讲师来讲,不任何援助,讲师只会关注学员在学习进程中的表示。”张彤说。

  目前国内完成职业级教练员培训的女学员很少,因为所有的考察查于男女学员来讲都是统一的标准,所以女学员需要付出比男学员更多的努力。

  就这样,张彤成为最努力的学员之一。“记得跑YOYO的时候,我真是咬了牙跑。张效瑞测试的时候在我身边,还跟我说‘你怎么还不下去’。他说只有比我多坚持一下就行。”去年11月在昆明,是这个班的结业阶段,随着实践课程的推进,班里大多数学员陆续浮现了伤病,到最后只剩下7个能披挂上阵踢球的人,张彤便是其中一个,她也是班上唯一坚持到底的女学员。

  张彤最终成女学生独苗

  2018年实现职业级教练员资历培训 前女足国脚2019年定下新目的
  职业级教练张彤 想当C级讲师

  学习职业级教练员课程

  “我素来不会盘算未来会怎么,学习职业级是由于我喜好,这是我的专业,我愿意为了我的专业进行深造,在这些方面我会投入更多精力和时间丰富自己。当初我在当讲师,学习也是很必要的,越往高级别讲越难。讲师是一个很综合的角色,首先要有运动经历,如果不的话站在那里自我介绍的时候,学员就会产生质疑;第二,讲师的才能可能积累和学习,然而情商跟应变能力也很重要,你能不可能操纵这个班的学习节奏和进步速度,假如有失控的表现,就不可能算是一个好的讲师。”

  每天早上6点起床看书,8点半开端上课,12点半下课,短暂的午休时间也基本都是在温习上午课程的过程中度过;下战书2点到教室,5点半下课;晚上还要写笔记、复习,有作业的时候要到凌晨能力睡觉。这就是张彤在学习期间日复一日的时间表。她深深地感想到,每一天都是挑衅。

  和张彤一期的学员中,有肇俊哲、孙继海、欧楚良、谢晖、张效瑞等名气和履历都超群绝伦的男学员,张彤也曾经是中国女足的一员。在这样一个“前国脚”云集的学习班中,更加可以促进彼此的进步和成长。张彤坦言,过往的这些经历对他们职业级的学习是无比有辅助的,“实践能力确实比别人强,当你可以在任何场景里辨认决定的时候,你才华够告诉你的队员什么决策是对的。如果踢球都踢不明白,你就无奈告知别人该怎么做决议。”

  经过磨砺

  文/本报记者 王帆

  职业级教练员的学习是辛苦的,考核更是残酷。张彤说,一个班24个学生,能从始至终全部坚持下来的并不久。“这对学员来讲是非常大的挑战,在上课的过程中,一旦老师认为你不具备这个才干,那就面临着被劝退的可能性。也有的人因为学习压力、精神压力或者身体起因,自己决定放弃。”张彤说,职业级教练员培训对学员的综合素质恳求极高,从实际到实际都要严格按照请求实现,她所在的这期学习班中,有3人被中途劝退。

  力争成为C级讲师

  张彤曾在退役之前的两年时光里经历了3次手术,2008年因十字韧带断裂错过北京奥运会,这在她看来是球员时期独一的遗憾。而现在,她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持续着对足球的热爱,“我不是前怕狼后怕虎的性格,从前的就从前了,现在也挺好的,诚然过去有很多遗憾,但我会通过自己的尽力争取当初所有的所有。”

  在张彤看来,讲师是个还不错的角色,也很适合目前的自己,“我乐意分享,爱好和志趣相投的人共事。当讲师还不错,把我的理念分享给大家,能够探讨,而不是逼迫灌注给别人。”

  有所收获

  “有的货色能理解,有的货色不能懂得,有些东西现在不能理解,但不代表当前不能理解。努力的过程必须要有,否则说服不了我自己。”张彤就这样始终激励着自己,做着她喜欢的事件,付出着她能付出的最大努力。全体职业级教练员培训保持下来,张彤以为这是一件挺值得骄傲的事件,尤其是可以在34岁的年纪就拿下职业级资格。

  2018年,张彤最大的目标就是完成职业级的学习,年末她完成了自己设定的目标。2019年伊始,张彤又给自己破下了新的目标——成为教练员培训班的C级讲师。

  在张彤看来,女学员有先天的优势,但同样存在自身的劣势,“女学员的上风在于理论课,女生相比细致,对实践课文字方面的理解跟表白更加清晰、更有逻辑性。但在实践课方面可能女生就稍微弱一点,毕竟男学员带队的教训和经历要更丰富,对场景的识别和对问题的把控、解决问题的能力、大局观等都普遍比女学员要强。”

  张彤现在已经是D级讲师,她从2017年8月开始担当讲师的工作,那年6月她考下了A级教练员资格,后来通过了讲师选拔开始了讲师的角色。2018年,张彤一共主讲了4个D级班,作为助理讲师跟了一个C级班,今年她的目标就是成为C级班的主讲师。

  张彤现在是北京北控俱乐部青训部副经理,2018年底,她完成了亚足联·中国足协职业级教练员培训班的学习和考核。从2012年退役到现在,张彤用了6年时间完成了从D级到职业级的教练员学习,成为海内为数未几完成职业级教练员培训班课程及考试的女学员。

  以前当球员的时候,张彤从没打算过未来,但是一步步走到现在,她缓缓发明了自己真正喜欢、擅长的是什么。“切实一开始当运动员的时候并不喜欢做教练,觉得自己当前不会当教练,现在想想那是那个年事、那个阶段的天真主张。退役之后,当我的角色发生转变,在学习的过程中我很快乐。”退役之后,张彤发现自己甚至比以前更爱足球了,“我们当运动员的时候生活环境和现在没法比,那时候就知道傻踢球,如果现在再给我一次当运动员的机会,我断定是踢球和学习两不误。自己现在不在运动员的角色中了,却发现更喜欢这项运动了。”

  新年目标

  “老师很谨慎也很严厉,会时时刻刻给我们压力,比喻上课提问,就限5秒钟之内回答上来,答复不上来就会很难堪。他能够看到的我们每一次的表现都要记录到他的考核评估当中,无论是课上还是课下。”张彤坦言,和当运发动的时候比较,教练员的压力更大,“当教练要综合考虑的东西太多了。就拿我们职业级实践课考试为例,测验时间是20分钟,要留心避免扣分的点就有20至30个,很容易顾此失彼,大脑蒙受的强度特别大。”